繁體中文蜂疗  肿瘤、癌症、疑难杂症
首页 | 蜂疗动态 | 蜂产品养生 | 蜂疗保健技术 | 蜂疗蜡疗培训 | 蜂疗人物 | 蜂疗蜡疗名家 | 蜂疗交流 | 蜂疗视频 | 蜂疗故事
自然疗法 | 蜂毒与癌症 | 各地蜂疗 | 蜂疗图书用品 | 蜂疗图片 | 寻医问药 | 全国蜂产业 | 养蜂技术 | 养蜂人
蜡疗技术培训 卫计委证书健康管理师考证 蜂疗证书 肝病、肝癌专科 蜂疗培训报名 中医、西医医师 蜂疗临床培训
   首页 >> 蜂疗人物 >> “家庭蜂疗”的倡导者、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肖廷白先生
 
蜂疗人物“家庭蜂疗”的倡导者、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肖廷白先生
   蜂疗人物简历
   
“家庭蜂疗”的倡导者、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肖廷白先生


  肖廷白,1939年出生于湖南,现居广东东莞。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世界杰出华人协会会员。曾先后任职于国家机关、大型企业和科教部门。自青年时代起长期从事养蜂和蜂疗研究。上世纪末首倡家庭蜂疗,多年来不断在有关刊物上发表系列论述,并出版了专著《家庭蜂疗---健美长寿之道》,该书2005年获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第三届龙文化金奖(优秀作品奖)。通过倡导者长期不懈的努力,促进了家庭蜂疗保健活动的普及,使之加速进入城乡千家万户,为人们提供最安全可靠、疗效卓著、又方便及时、且成本低廉的自我保健和医疗手段,满足人们实现健美长寿的普遍愿望。

  肖廷白先生的主要著作有《家庭蜂疗──健美长寿之道》,中医古籍出版社,2005年7月出版发行:一箱蜜蜂,百药齐备,永不失效的保健药箱,一所微型保健医院,保您全家健康、长寿。

                     

一、肖廷白先生发表的论文汇集

肖廷白先生发表的论文

说明

1

家庭蜂疗保健漫谈

载于《中国养蜂》杂志1999年第6期

2

城市家庭蜂疗保健的思考与实践

《蜜蜂杂志》2000年第4期

3

家庭蜂疗保健通信摘录

《蜜蜂杂志》2000年第9期

4

蜂疗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中国养蜂》杂志2001年第1期

5

保健新思路──家庭蜂疗

《蜜蜂杂志》2001年第12期

6

家庭蜂疗──普及蜂疗的捷径与未来

《蜜蜂杂志》2003年第1期

7

就SARS致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信

原载香港《中华医药与健康》2003年第6期



                                                

二、肖廷白先生发表的论文摘录

  1、家庭蜂疗保健漫谈
  2、城市家庭蜂疗保健的思考与实践
  3、家庭蜂疗保健通信摘录
  4、蜂疗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5、保健新思路──家庭蜂疗
  6 家庭蜂疗──普及蜂疗的捷径与未来
  7、就SARS致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信(请进入“蜂疗保健”栏目:其它症状和疾病之非典型性肺炎(SARS)) 

      -----------------------------

  论文1:家庭蜂疗保健漫谈

  我于60年代从事养蜂,并受蜂疗大师陈伟先生影响开始蜂疗研究实践,后因工作的变迁,与蜜蜂脱离了接触。1985年我由湖南调来广东,辗转定居东莞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几乎与蜜蜂绝缘了。只是由于我小女儿两岁起不断生病,因中西医长期治疗无效,万般无奈,才不得不“另谋出路”,于是我重操旧业,引进一箱蜜蜂,按针灸穴位,以活蜂螫刺大椎、曲池、合谷、百会穴,另取蜂针点刺印堂、水沟等处,居然收到立竿见影之效。此后孩子尽管仍有感冒发烧的情况,但最可怕的惊风抽搐症状已经消除,解决了我们经常深更半夜抱着孩子跑医院的苦恼。

  后来孩子又患上慢性支气管炎,间歇性长时间咳嗽,特别是晚上熟睡后胸部积痰,引发剧烈咳嗽,大人孩子都不得安眠,严重时导致哮喘发作。因此我们常在孩子刚入睡时,听到胸部湿罗音严重即采取预防措施,在喉下天突穴和后背大椎穴处各以活蜂螫一针,立时痰消咳止,安然入睡,一夜无事。

  还有时时困扰孩子的过敏性鼻炎,日轻夜重,鼻腔堵塞无法呼吸,整夜哭闹,用药也不见效,只好求助于蜂针。由于穴位多在面部,不能用活蜂,只能将蜂针取下,在迎香、素醪、鼻通、印堂、上星等处散针刺之。刺后即能改善呼吸,安静入睡。久而久之,症状逐渐消除。给孩子治病期间,我妻子对蜂疗也有了认识与信心,平时因怕疼不肯用针,一旦有了病痛就顾不得许多,会主动请求针治。如月经不调或痛经时针关元、大横等穴,常立针立效。长期来反复发作的口腔炎,取蜂针于承浆、地仓处针之,加活蜂螫刺廉泉、三阴交或足三里处,愈后未见复发。

  应当说我们一家三口,每个人都是蜂针保健的受益者。除我的小女儿和我的妻子外,从中得益最多的,也许倒是我本人。回想当年专事养蜂的年代,日夜与蜂相依为命,千里奔波,风里来,雨里去,虽饥一餐,饱一顿,但无论身体或精神均经常保持巅峰状态,从无疾病缠身。自从工作变化,生活改善后,长期与蜜蜂绝缘,健康状况便一落千丈,各种有形无形的病症接踵而至。虽然靠着原来一点“老本”,表面看似较一般人“年青”,但实则体力和精神都大不如前。最感恐惧的是冠心病的困扰,常有类似心肌梗死等症状突然发作,令人防不胜防,仿佛死神时刻守候在侧或擦身而过。其次是10年前曾坐骨神经痛折磨长达9个多月,经千方百计治疗总算控制住了,但仍不时复发。最严重的一次发作竟瘫痪在床一个星期之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奇怪的是,自从我重新与蜜蜂结缘朝夕相伴之后,大约因经常不断有意无意遭蜜蜂螫刺的结果,上述症状竟不药而愈,3年中从未复发过。此外,我数年不时便血的痔疮也自然痊愈。

  至于感冒之类的小病,在此之前我每年都要发生几次,每次都要卧床几天。现在则极少感冒,偶有发生,硬挺一下也就过去了,基本不必理会。但有一次感冒,初起时我也并未在意,指望如前一般挺过去;谁知到了晚上骤然加剧,喷嚏连连,眼泪鼻涕一齐来,霎时间难受到极点。这时我忙不迭直奔蜂箱,抓取蜜蜂在风池、曲池、合谷穴双侧连刺六针。说来谁也不相信,这病,螫前来得凶猛,螫后去得神速,所有症状顿时消失无踪。此后无论我自己或妻女患感冒,我均照此办理,效果虽不一定每次都如此神奇,但一般针过一两次,最多一二天基本痊愈。

  此外我可能是因为早年缺钙,常有肌肉痊挛的毛病,但一般还不算严重,所以未曾在意。近年却有变本加厉之势,局部稍用力即引发痉挛,旦呈连锁反应向外扩展,初时舒展活动一下还能缓解,越到后来越不可遏止,剧痛难忍。情急无奈之际,便无师自通地随手抓过一只蜜蜂往患部中心位置螫刺,居然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不但立时解除痛苦,且长期未见复发。蜂针完全可以作为家庭“常备药”使用,而又没有常规医疗和药物的副作用,这方面我曾作过更多的尝试。比如我以前每逢饮食不当而致腹泻,一般是服用霍香正气水止之。但后来年纪大了脾胃虚弱而长期腹泻,霍香正气水也就不怎么见效了。于是改用蜂针,取中脘、关元等穴,效果极佳。

  综上所述,可知蜂针用于家庭保健的优越性,除方便、及时、廉价和无副作用外,最大的好处还是标本兼治,在不经意中增强了身体免疫力,消除了各种不易觉察的隐患,提高家庭成员的整体健康水平。

  采用蜂针疗法必须注意的一点是:一定要先做过敏试验。

  原载《中国养蜂》1999年第6期 

     ----------------------------

  论文2:城市家庭蜂疗保健的思考与实践

  以蜂疗从事家庭医疗保健是一项值得大力提倡推广的活动,既可普遍提高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保障家庭生活幸福,又能节约大量的医药费用,减轻个人和国家负担,可谓一举数得。但在城市密集的人口中,由于蜜源稀少,蜂源缺乏,实施蜂疗保健则有相当难度。笔者通过3年来的实践,积累了一定经验,愿意抛砖引玉,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

  1:首先,应改变城市人与蜜蜂无缘的观念

  因城市人多数对蜜蜂知之甚少,乃至见蜂色变,避之唯恐不及,哪有勇气用蜜蜂治病。但这只是问题的一面。如果回顾我国的养蜂发展史,应当说最初是在城镇居民中兴起,后来才慢慢推及到农村的。这是由于城镇居民无论文化素质、胆识和经营观念方面都较农村人口具备相对的超前性。因此,60年代迅速掀起全国性的养蜂热潮,至今养蜂人员中有相当一部分仍是城镇居民。所以,认为城市人与蜂无缘的想法是不能成立的。

  2:城市家庭蜂疗须解决蜂源的困难

  蜜蜂随蜜源而迁徒,而蜜源集中地在农村,因而一般城镇尤其大中城市少有蜜蜂踪迹,居民们对之生疏或畏而远之也是十分自然的事,这就造成在城市家庭中开展蜂疗保健活动的局限和难点。

  不久前,我北上辽宁某市探亲访友,偶染感冒,继而诱发腰痛,行动坐卧皆不能自主,亲友们纷纷赠药给我服用。我一向对药物的副作用诸多顾虑,长期以来包括我全家的保健医疗基本上都依靠蜜蜂来治疗,这时急切希望找到蜜蜂来解燃眉之急。但身在城市,要找蜜蜂谈何容易!亲友们费尽周折,总算找来十几只蜜蜂。于是先治感冒,按风池、曲池、合谷穴双侧螫刺;再治腰痛,针长强、会阳、秩边等穴,感冒当即基本痊愈,腰痛也缓解了许多,便立即启程往回走。路经北京时,又在友人陪同下远上香山,找到蜜蜂研究所,要来几十只蜜蜂,再针了几次,腰部就基本康复了。又到无锡旅游此时已完全行动自如,尽管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进出车站也不用请人帮忙了。

  由上可知,在城市实施蜂疗保健不解决蜜蜂来源问题会造成多大的困难,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实行住宅小区内蜜蜂的家庭小规模饲养,这是我通过3年实践所着重探索的问题。

  3:引进蜂种,试闯禁区

  我之所以热衷于城市蜂疗保健,也是出于不得已而为之。因我小女儿从两岁起不断生病,最可怕的是每逢感冒发烧便惊风抽搐,经中西医治疗均无太大的效果,无奈之际,才想起我从60年代起生死相伴的蜜蜂。当年既是为生计所迫,也是出于对养蜂和蜂疗的癖好,可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动荡变迁,定居城市已久,也就断绝了与蜜蜂的这份情缘。现在为了孩子和家庭的幸福,找不得不重操旧业,且要试闯禁区,在城市住宅小区率先饲养蜜蜂,作家庭医疗保健之用。在整整3年中,总算摸索到一些经验,并获得成功。现在蜜蜂成了我家庭保健的常备药箱,而又非一般的药箱可比。因为我家庭成员乃至亲朋好友中许多疑难病症都是仰仗这些小蜜蜂得以转危为安的。除了我女儿的惊风抽搐症状得以消除之外,我妻子的妇科病和顽固性口腔炎,我本人的冠心病、坐骨神经痛及数十年的内痔疮和肌肉痉挛等痼疾都迎刃而解或不药而愈。

  4:城市家庭蜂疗实施中应注意的问题

  (1)首先必须学习和具备一定的养蜂技术。
 

  (2)选择性情温和稳定不易起盗的西方蜂种;如卡尼鄂拉蜂较好。
 
  (3)避免蜜蜂夜晚出巢扑光,采取措施遮住直射光线,特别是日光灯,保持蜂箱处于黑暗状态,严禁天黑以后喂蜂,否则蜜蜂将倾巢而出,惊扰四邻。 

  (4)对于从未经蜂螫的人应先做过敏试验再针治。
 
  (5)除自己家人外,不要随便给人针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6)做好四邻的解释工作,消除对蜜蜂恐惧的心理。

  原载《蜜蜂杂志》2000年第4期

          --------------------------- 

  论文3:家庭蜂疗保健通信摘录

  我在《中国养蜂》和《蜜蜂杂志》上先后发表了“家庭蜂疗保健”的文章后,不断有国内外读者来信或来电讨论、交流和咨询这方面的问题。由于信件较多,现借《蜜蜂杂志》一角,就其中较有代表性的问题答复如下。

  美国休斯敦市周正光先生:

  我的文章能引起您对蜜蜂和蜂疗的兴趣,应是我最大收获之一。您既然赋闲在家,又有园林庭院等优越条件,且有养蜂的朋友就近切磋交流,在养花种树、品茗赋诗之余,何不试养小群蜜蜂,亦可怡情养性,更能保健养生,相得益彰,受益无穷。

  您身患多种慢性病,可先在外关穴处以蜂针试验无过敏反应之后,  自行按经穴用蜂针治之。先针手足躯干部位.待适应后再针头面部。注意:针面部穴位时应将蜂针取下点刺或循经散刺,勿用活蜂。一般的红肿痛痒属正常反应,数日可愈。真正的过敏反应极罕见。针刺可参考下列穴位。

  1.胃溃疡:足三里、中脘、脾俞、胃俞为常用穴,腹胀加阳陵泉,呕吐加内关。
 
  2.颈椎病:取风池,悬钟、大杼、夹脊穴为主,寒盛配肝俞、阿是穴,湿盛配委中、脾俞,项痛连肩加外关、偏历、阳陵泉,食滞配足三里、三阴交。 

  3.青光眼:主穴取睛明、球后、太阳、风池。肝气郁滞配太冲,肝肾阴虚配太溪,眼压升高配行间。

  旧金山刘荒田君:

  您来信说初次接触养蜂杂志,自称外行却又读得津津有味,说明咱们的杂志编辑水平堪称一流。又说您已开始长期服用蜂王浆,是不是我的文章同时产生了“广告”效应呢?

  由于您的工作很忙,业余时间又要写作,还是等您休假回国长住之日,再跟您详谈蜂疗之妙吧!

  重庆张大录先生:

  来信谈到如何学习蜂疗,对您来说不会太难,因您已有一定的养蜂经验,再掌握一些蜂疗的基本知识、经络穴位和配穴原则即可。建议您求购一本房柱教授写的《百病蜂针疗法》一书,或参加他举办的蜂疗培训班。

  您爱人的肩周炎可选下列几组穴位轮流以活蜂针治:

  1.肩髎、肩髃、肩贞、曲池、阳陵泉。

  2.合谷、大杼、阿是穴(患部)。 

  3.曲池、肩髃 、足三里。气虚体弱加刺肝俞、膈俞、脾俞、肾俞、膀胱俞等穴位。

  新疆小草先生:

  您父亲的风湿病,蜂疗应有特效,且标本兼治,对老年人易患的其它病也有防治之功,并能益寿延年,可谓一举多得。只是老年人性情趋向保守,改变观念非一夕之功。须耐心说服之。你可向《蜜蜂杂志》编辑部购几本《蜂产品与蜂疗》专号一书,或将杂志上有关蜂疗的文章复印几份寄给老人家,也许他会有所感悟。

  风湿病针刺部位可选取肩井、曲池、合谷、内关、外关、环跳、膝眼、委中、解溪、伏兔、风市、太冲、肩髃、大杼、三阴交、风门、肝俞、膈俞、脾俞、肾俞等穴。每次数穴数蜂,逐日增加,轮流针治;发作期配合阿是穴(痛部)。蜂数每次最多20只左右(中蜂略多),每半月停针一周。

  吉林赵国良先生:

  您爱人的痔疮可取二白、承山、次髎、会阳、百会、关元俞、膈关、血海、上巨虚、劳宫等穴,每次二三穴,逐次增加,以能耐受为度。每一天蜂量不超过20只。发生超敏反应时暂停治疗。

  山东定陶蜂疗所王永忠先生:

  我的文章中提及的“卡尼鄂拉蜂”并非什么珍稀蜂种,只是译音不同,有时译作“喀尼阿兰蜂”,多数种蜂场均有出售。

  河北某先生:

  对不起,那天你在电话中提到几个问题,交谈中我忘记请教您尊姓大名,现在不好称呼,请您原谅。现就你在电话中提到的几个问题答复如下:

  1.患病蜜蜂能否用于人体蜂疗?

  养蜂人与蜜蜂朝夕相伴,至今还没有蜂病感染人类的报道,尽管医学上不断有禽病、畜病感染人类的报道.甚至引起世界性恐慌,但养蜂人对病蜂却不存在这样的顾虑。

  至于蜂针用于人体更具安全性,因为蜂针液本身就等于一种广谱消毒剂,对革兰氏阳性或阴性菌均有杀灭或抑制作用,即使是病蜂的针液也是不带菌的,不会对人体造成不良后果。

  这样说并不是主张对蜂病或病蜂采取放任自流或漫不经心的态度。一旦发现蜂群有病,应积极防治,起码做到控制病情。在用蜂针为患者施治时,从慎重和疗效角度考虑,还是尽可能选取健康蜂,如守门蜂或出巢采集蜂。同时应严防病蜂体液或排泄物污染人体,或进入人的消化道和呼吸系统。

  2.蜂疗针刺部位是否事先用酒精消毒?

  据我所知,蜂疗医院一般是按要求正规操作的。但家庭蜂疗有时并不具备相应条件。按我的经验,既然蜂针液本身具消毒作用,养蜂人在管理蜂群的过程中常遭蜂螫又不可能事先采取消毒措施,也无感染的报道,家庭蜂疗中如嫌烦琐可以省略这道程序。当然针疗时施针与受针者及针刺部位的基本清洁卫生要求还是不能马虎的。

  至于您提到针刺部位出现脓疱,是因针后肿痒.患者抓挠过重皮肤破裂,引起绿脓杆菌继发感染所致,只要在脓疱上以活蜂加刺一针,不日即愈。以后应嘱患者抓挠时特别小心。

  山东冠县王寅禄先生:

  我很支持您学习蜂疗,它既可解除自己多种慢性病的痛苦.又为您全家老少30多口人的健康作出贡献。但我不主张您为他人治病。因为您非专业医生,容易造成误会,很难辨别清楚。如您真心要做好事,对那些诚意求助的患者可传授方法,提供蜂源,由他们自行针治为好。学习蜂疗可找蜂疗资料自学或参加蜂疗培训班,也可参考一般的中西医书籍和针灸专著进行研究实践,逐步提高。

  您本人的病可选取下列穴位试治:

  1.冠心病:发作期取心俞、厥阴俞为主,配以内关、间使、通里、足三里穴。缓解期取膻中、内关为主,阳虚加关元、大椎;阴虚加三阴交、大溪;气虚加气海、足三里;痰浊加丰隆、肺俞;血瘀加膈俞、血海;
 
  2.高血压:如属肝阳亢盛,针曲池、足三里、太冲、风池、肝俞、太溪。如属肝肾阴虚,针曲池、足三里、太溪、肾俞、太冲、百会; 

  3.胃痛:实证取中脘、足三里、内关、公孙、行间。虚证取睥俞、胃俞、中脘、天枢、足三里、三阴交;
 
  4.慢性肠炎:针中脘、天枢、足三里、脾俞,肾俞; 

  5.关节炎:针合谷、曲池、肩髃、大杼、足三里、风市、环跳、太冲等穴。

  原载《蜜蜂杂志》2000年第9期 


      ---------------------------

  论文4:蜂疗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蜂疗既是一门古老的医术,也是一门新兴的学科,虽然数千年前即被人类用于医疗实践,但受到普遍关注与重视则应说是近现代的事。

  追溯蜂疗的历史,最早当属公元前2~1世纪中医药古代文献中关于蜂蜜、蜂蜡、蜂子、花粉等药用价值的记述;其后则有以蜂房、蜂针入药的记录。而三千多年前的古埃及人已对蜂蜜的医疗保健作用有了相当的认识,遂有埃及艳后以蜂蜜为美容秘方的记载和传说。至于以蜂针蜇刺治疗,在中外民间古已有之,有据可考者首推公元前2世纪古罗马医家盖伦以蜂针止痛的记载;后有查理曼帝国查理曼根·福克兰大帝用蜂蜇保健;沙皇伊凡雷帝以之治愈痛风性关节炎的史实。

  到了近代,从19世纪晚期至20世纪中叶,奥地利医师菲力昔·特尔什实施蜂蜇疗法治疗大批风湿热病例,在《维也纳医学周刊》载文报道以来,先后有俄国留巴尔斯基、布拉格大学朗格教授、奥地利眼科医生R特尔什、美国贝克博士及其两位弟子凯里和奥康内尔医师,还有前苏联阿尔捷莫夫教授和医学博士约里什等就蜂针和提取蜂针液的疗效作出了大量的临床实践与学术研究,并进行专题报道或长篇论述,其影响遍及世界各地,尤其在前苏联、美国、日本、奥地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研究为蜂疗应用奠定了坚实基础,20世纪50年代经前苏联传入我国,旋即与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中医理论和经络学说相结合,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我国蜂针用于医疗在民间流传既久且广,可惜多无文字记载,1936年蜂疗大师陈伟发现蜂蜇的神奇效用,开始从事蜂针治疗的临床实践和研究,至1987年治疗疾病30多种,113740人次,并总结经验撰写了《蜂刺疗法》一书。

  台湾蒋永昌先生在《中国文化的神奇——蜂毒与针灸》一书中汇总了自己20多年以蜂针结合针灸治疗各种疾病63种,病例千余的成效,时为1986年。连云港市蜂疗医院院长房柱教授创建了我国第一所蜂疗研究所和蜂疗医院,1959年在中华医学总会出版的《人民保健》杂志发表论文,正式提出蜂疗与中国传统经络学说结合,按经络穴位进行蜂针或注射蜂针液、通过这些专家学者长期卓有成效的努力,实现了蜂疗与我国古老中医理论和经络学说的完全接轨,成为蜂疗医学发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1997年由王金庸、王盂林、王润洲主编的《中医蜂疗学》出版问世。正如该书前言中所说,是一部“科学地、创造性地将国内外有关蜜蜂医疗和蜂毒结合到一起,形成并升华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医蜂疗学”。该书以前所未有的广阔视野,将有史以来人类在蜂疗实践和蜂产品研究方面的成果熔为一炉,追根溯源,澄清了蜂疗与中医的血缘关系,为蜜蜂医疗体系寻求合理定位,并全面、详尽、系统地阐述了各种蜂产品如蜜、粉、胶、蜡、王浆、蜂针液、蜂体(虫、蛹、成蜂、王胎)的化学组成、生物药理效应、临床应用及有关制剂等内容,堪称古今中外最完整的一部蜂疗巨著。

  1992年中国蜂医学会成立。全国有多所学府相继开设了蜂疗课程;蜂疗医院、诊所、科室在全国各地纷纷成立,并有了从事蜂疗工作的高级职称医务人员。

  至此,我国蜂疗事业已初具规模,并自成体系,从而开始了新一轮向国际进军的交流过程。1991年至1999年,由我国房柱教授担任会长并主持“国际蜂疗保健和蜂针研究会”,先后在杭州、东京、马来西亚等地举行了五次学术研讨会,参加者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学者、专家代表。至今蜂疗已遍及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预见的是,蜂疗作为一种特效自然疗法,随着世尽潮流向自然回归的大趋势,必然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与确认,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作为中国的蜂疗医学,仍应发挥自身优势,紧扣住传统中医理论与经络学说,辅以现代科学对各蜂产品的研完成果,不断扩大蜂疗适应症的范围,提高其疗效,特别是对各种疑难多发病的独特疗效作更深入地探讨。这里应克服一些认识上的局限性,如把蜂针的适应症仅限于关节炎腰腿痛之类;要看到蜂针的局部疗效之外,更可贵的它是一种整体疗法,对全面提高人体免疫力有着意想不到的功效,许多神奇疗效尚不为人类所知,正有待我们去探索研究。

  此外我们应大力促进蜂疗医学的科学化、现代化,并解决蜂疗中一些未能尽如人意的问题:如蜂针的疼痛常令患者望而却步,有人尝试用冷冻法或针灸麻醉后再行蜂针,效用如何尚待确定;蜂针操作时也因缺乏较先进的器械不够方便灵活,有人研制了一套名为“蜜蜂控制器”的用具作为储备、携带蜜蜂并以类似注射器形式行活蜂蜇剌,但就其实用性来说仍不够理想,需要改进;还有北方越冬期蜂针施治的困难及对疗效的影响亦有待解决和论证。

  由于近现代科学技术飞速发展,采用各种现代化手段对蜂产品的生化药理机制和效应进行分析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在此良好的基础之上,将有可能对蜂产品作更深入的探索开发,使其提纯、复合、加工、生产和应用的技术更高。这也是蜂疗医学今后发展进程中长期面临的课题。 

  原载《中国养蜂》2001年第1期  

         ------------------------

  论文5:保健新思路——家庭蜂疗

  家庭蜂疗属于一种自助式防治医疗手段,恰如在每个家庭设置一只常备保健药箱。但一般药箱不可能将所有的药储备齐全,更不能长期保持其药效不变。而一只蜂箱却基本具备这样的功能,且不会有一般医药的副作用。更妙的是标本兼治、防治结合,在治疗中同时提高机体免疫力,真正做到“防未病”,而且能够应急,方便及时,又能为家庭和国家节约大量医药费用。既利国又利民,可确保家庭平安幸福。

  这一点我的感受极为深切。我实施家庭蜂疗4年来,不仅解除了我小女儿两岁起久治不愈的惊风抽搐症状,我自己的冠心病、坐骨神经痛、关节炎、肌肉痉挛等多年缠绵不去且日见加剧的痼疾,有的不药而愈,有的不再复发,有的即使偶发以蜜蜂针之立止。我妻子也从此不再受妇科病的困扰。以前她病发时要百般劝说才肯接受治疗,现在她只要感到不适.立即自己动手针治。她说自用蜜蜂螫后,就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感冒了。其实我们全家,连原来最容易感冒的小女儿也有这样明显的变化:前不久感冒流行,医院大排长龙,我妻子说周围的孩子都感染了,我们的孩子也似乎有点迹象,要我给孩子针了两针预防一下;后来她还是不放心,把孩子送去医院,结果医生说没事,既不打针,也没给药。我想这起码可以视为我们全家身体素质提高的一个标志吧。

  以前我们是医院的常客,有时候一天要跑好几次,半夜三更也不例外;现在除极个别情况,一般很少跑医院。

  由于我们居住在城市,住宅区居民对蜜蜂缺乏了解,乃至见蜂色变,经反复耐心解释,邻里们才相安无事:有位邻居告诉我妻子,她有次正感风湿骨痛,恰好我一只蜜蜂飞入她家,她便抓住针了一下患部,立时痛苦全消。

  由于有些报刊登载我的有关家庭蜂疗保健的文章,不少国内外读者来信询问这方面的问题,说明群众对此有迫切的需要,但也应当说明如下:

  1.家庭蜂疗主要功能是保健,虽然能治疗不少疑难病症,有的还是特效,但对有些病只能起辅助治疗作用。因此,与其它疗法一样,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必要的情况下,还要结合其它疗法或到医院求治。

  2.正如对青霉素或其它药物过敏甚至传统针灸也会有晕针反应一样,有极少数对蜂针过敏的人是不适用这一疗法的。所以对从未经蜜蜂螫过的人,第1次治疗前都要做过敏试验。

  3.城市住宅区实施家庭蜂疗应限制养蜂规模,维持2箱左右即可,蜂箱应避免晚上灯光直射,尤其是日光灯,严禁傍晚或晚上饲喂蜜蜂。

  4.除自己家人外,不要随便给人施针,以免引起误会,如有因病求助者,可提供参考意见、方法和蜜蜂,由其自行处理。

  原载《蜜蜂杂志》2000年第12期

        ----------------------------

  论文6:家庭蜂疗——普及蜂疗的捷径与坦途

  蜂疗的发展,历经数千年而不衰,足见其生命力之顽强。蜂疗由古代宫廷专利而传入社会再进入寻常百姓家,应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尽管这一过程是曲折的、极度缓慢的,推行家庭蜂疗则是应蜂疗发展的这一历史要求,也是加速蜂疗事业进程的有效措施。一是可大量吸引群众亲身参与其事,化被动为主动,成为蜂疗医术的直接实践者和受益者;二是在雄厚的群众基础上形成一种强大的市场动力,可促使蜂疗医学的进一步提高。这就为数千年来蜂疗医学起步早,发展迟滞状况的彻底改观创造了有利条件。

  西方在19世纪以前,多种医学流派各领风骚,包括蜂疗在内的自然疗法亦能占据一席之地。到了20世纪,现代医学渐成体系,且大有独步天下、一统乾坤之势。时至今日,应了物极必反的自然法则,某些弊端逐一显现,尤其是对人的整体机制缺乏宏观调节意识的结果,随着医学科学的日益精微,难免顾此失彼。正如高度工业化带来环境境破坏一样,医生在拯救生命的同时,又可能造成人体健康的某些损害和缺憾。为了走出西方医学所面临的这一困境,世界又开始将目光投向了东方医学其是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中医和针灸等。作为对西方医学强有力的匡正和补充,中医的天人合一、培元固本、标本兼治的理论恰好顺应了当前回归自然、强调人类与环境和谐统一的世界潮流。可以预见,中医的基本理念将在未来的世界医学发展中更广泛地被接受,从而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蜂疔早与传统中医理论和经络学说紧密结合,巳成为其独特又疗效卓著的重要分支,理应争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从蜂疗在国内外长期的发展状况来看,的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近代更不断吸收和提高其科技含量,尤其通过与传统中医和经络学说的结合在中国深深扎下了根,取得了中华预防医学会的确认并成立了专门的蜂疗保健机构。迄今为止已先后召开了6次国际蜂疗大会。但也无需讳言,相对来看其进程仍是缓慢、艰难的,影响亦不够广泛,各方面反馈的信息显示,蜂疗的发展有陷入瓶颈的可能。这情形一定程度上颇类似于中医在上个世纪初期所面临的命运。那时正值西风东渐,西医西药以迅猛之势度卷神州、令传统中医药日见萎缩凋敝。直至20世纪50年代以后,我国政府大力扶持,采取中西医兼收并蓄、综合运用、共同发展的策略,才得以重现生机。当然蜂疗目前的困阻与上述情况不可同日而语,其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大致可分为主观与客观2个方面。

  客观方面主要是在世界上许多国家蜂疗尚未取得合法地位,此外还有传媒的误导。如早些年对蜂针疗法的评论和儿童服用蜂王浆引致性早熟的传闻轰动一时。执笔者显然缺乏最起码的蜂疗常识和科学依据,这对蜂疗的声誉打击是沉重的。尽管其后在养蜂杂志上陆续登载过一些理据十足的文章加以澄清,奈何走不出专业人士圈外,也难以挽回所造成的社会影响。

  另一方面,除上述客观原因之外,蜂疗本身心确实存在一些未尽人意之处,一是从事蜂疗的机构、人员相对较少,专门著述也不多;作为坚强后盾的传播媒体主要是几家养蜂杂志、所以蜂疗的影响力始终无法取得决定性的突破也就毫不奇怪了。同时,蜂疗在实际操作中也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蜂针引起的疼痛肿痒常令患者却步或小试之后即退避三舍,在极大程度上损害了蜂疗的声誉、虽然不少有志者研究了多种方法试图克服这一难题,似乎至今尚未能尽善尽美,可以说,仍是蜂疗发展的一大障碍。

  对于蜂疗所面临的上述田阻,我们既不能幻想和等待国家像以前给予中医的大力扶持,也不应妄自菲薄,无所作为,而要以战略眼光审视蜂疗的发展前景,更应主动出击,另辟蹊径,令蜂疗闯出一片新天地。

  为此,当务之急便是大力促进蜂疗的普及,加强并巩固其群众基础,从而扩大其社会影响力。而推行群众性的家庭蜂疗保健活动不失为一条简捷可靠的途径,能吸引千百万家庭参与蜂疗实践并成为其直接受益者,由此产生无可估量的传播效应,使蜂疗家喻户晓,为全社会所认识和接受。反过来必定对蜂疗的研究进展提出更高的要求,促使蜂疗事业进入一个良性互动的黄金时代,在可预见的将来,令蜂疗成为中西医占导地位的世界里的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

  由于蜂疗尚有极丰富的潜在价值未被发掘利用。今后发展前景正未可限量,尤其在中西医均感棘手的疑难杂症方面有其独到之处,甚至一些公认的世纪绝症如癌症、艾滋病等也可望通过蜂疗取得突破。这在世界上已引起有识之士的正视。如美籍医师采用蜂刺经穴治疗艾滋病已取得相当的疗效;德国病毒学家巴拉克·维尔纳的新发现确认蜂针液可攻克艾滋病,正在加紧研究。有关蜂疗癌症的报道已经不少,早就不是新闻。至于蜂疗用于家庭日常保健更经过实践验证了其不可取代的功能,这也是我们提出实施家庭蜂疗的主要依据。

  当然家庭蜂疗的实施推广仅靠纸上谈兵是不够的,需要多方面的配合,包括专家的支持,传媒的倡导,以及养蜂界的积极参与。在条件具备之后,作为专项工程有组织、按计划、分步骤进行为好。首先,需在养蜂界推广,再逐渐向养蜂圈外扩散,最后由农村向城市拓展。通过长期艰基的努力,未来的蜂疗在世界医药领域与中西医并驾齐驱形成鼎足而三的格局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原载《蜜蜂杂志》2003年第1期

  点击数:9693  录入时间:2009/8/8 14:11:22  【关闭
 友情链接: 荆门市新春养蜂专业合作社    北京乐一生德蜂堂    福建农林大学蜂学学院
蜂疗养蜂资料库 | 养蜂技术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关于我们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19046713号-1

豫公网安备 41100202000453号

邮箱: zgflbj@163.com
本站严禁任何形式镜像复制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