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蜂疗  肿瘤、癌症、疑难杂症
首页 | 蜂疗动态 | 蜂产品养生 | 蜂疗保健技术 | 蜂疗蜡疗培训 | 蜂疗人物 | 蜂疗蜡疗名家 | 蜂疗交流 | 蜂疗视频 | 蜂疗故事
自然疗法 | 蜂毒与癌症 | 各地蜂疗 | 蜂疗图书用品 | 蜂疗图片 | 寻医问药 | 全国蜂产业 | 养蜂技术 | 养蜂人
蜡疗技术培训 卫计委证书健康管理师考证 蜂疗证书 肝病、肝癌专科 蜂疗培训报名 中医、西医医师 蜂疗临床培训
   首页 >> 蜂疗人物 >> 台湾中华亚太蜂针研究会荣誉理事长陈清一先生
 
蜂疗人物台湾中华亚太蜂针研究会荣誉理事长陈清一先生
   蜂疗人物简历
   
  台湾中华亚太蜂针研究会荣誉理事长陈清一先生

  为治好爱妻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无怨无悔

  (台湾 元气斋出版社 奇疗系列《神奇蜂针疗法》图书 自序)

  余民国三十三年出生于云林农家,逢甲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台化服务,三十五年后返休。民国五十七年与一位运动美女结婚,先立业后成家,开始过着辛苦但幸福的日子。未料爱妻于民国六十四年四月五日感染风寒,拖了三、四个月才治愈;但之后即间歇性发作,手、脚、关节处常出现循环性酸痛,找了不下百位中、西名医与各种传统疗法高手,结果非但罔效,还变本加厉,最后不良于行。

  热心的亲朋好友看到这种情况不忍心,就推荐服食“专治酸痛”的黑药丸。刚试吃时真的有效,于是在不知不觉间服用了六、七年。民国七十五年台风来袭,温湿度变化剧烈,爱妻哭诉关节疼痛异常,整夜辗转反侧,真是“痛不欲生”。症状发作时,地区医院已经无法改善或使其好转,不得已只好直奔林口长庚医院挂急诊(当时作者在台塑关系企业任职)。经过一番检验之后,专科医师诊断爱妻罹患的是“类风湿关节炎”,而且“目前的医药无法根治”。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简直无法接受。但什么是“类风湿关节炎”?我们根本一无所知,心里更加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好在免疫风湿科何主治医师、许主任一再说明,要我们放心,他们强调:目前虽然还无法根治,但未来也许就有新药可以治疗,所以不可放弃希望。就在他们细心与爱心照护下,症状得到很大改善,因而在住院八天后回家。但每日三餐仍须服用一大堆西药,每逢天气变化前二至三天,关节一样会痛得无法成眠,必须去医院挂急诊才能舒缓一些。主治医师说,内人的全身关节、韧带都已经发炎变形,破坏得非常严重,恐怕很难复原。这话听了让人相当难过,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而无能为力吗?

  民国七十八年政府解严,也开放大陆探亲,台湾蜂针研究会创会会长苏焕奇等人,于是尝试从中国大陆引进老祖宗沿用三千多年的“蜂针疗法”,并开始土法炼钢式的在台湾摸索、试用,提供保健、改善不适的另一种选择。有一天爱妻在医院打点滴,邻床一位照顾老母的热心中年太太,问明原委后就拉起裙子、露出被蜂针叮过的痕迹,说她也曾患风湿关节炎,后来经人介绍尝试蜂疗,觉得在改善酸痛方面颇为有效。内人说她也想去试试看,我则大表反对。因为每位濒临绝望的病人都会期待奇迹出现,因此都愿意尝试各式各样的奇特疗法,骗子认为有机可乘,就趁机上下其手,诈骗病家的“买命钱”,不可信者居多。何况我从小看人摘蜂巢、吃蜂蛹或养一大堆蜜蜂取蜜,只知道被蜂螫到会红肿热痛,从没听说可以利用蜂针(被蜂螫)改善疼痛或不适。既不了解“蜂疗”是什么、对人体有何益处或害处?更未看过当代医学文献记载,不知道有何禁忌,所以坚持反对贸然接受蜂疗。

  然而每回红肿热痛一发作,爱妻就吵着要姑且一试。我在无法可想、不知如何拒绝的情况下,只好“敷衍两句”,让其打消念头。不料她在半个月里跑遍附近的知名庙宇,带回很多签诗,跟我说“大部份签诗都赞成或乐观其成”。我不得已只好循线找到蜂疗的创会会长苏瑛奇先生,拜托他试试看。

  当时爱妻的身体很虚弱,长期轻微发烧,体温大概都在摄氏三十七点五度左右,血红素低于九点五,每天都觉得昏昏沉沉,不清爽。苏会长针了三个月之后,再到长庚医院抽血检验,血红素竟然已提升至十点五,体温也近于正常,医生说这是自体免疫系统回复正常的表现。想不到十多年的“沉疴”终于露出治疗曙光,爱妻及家人都觉得甚为高兴。

  还记得在我最感无助的时候,曾经去请教过中国医药大学叶兆云博士,时任研究所所长的叶博士就曾提示过:“慢性病人如能让用药量减少一半以上,应该就可以多活二十年。”而自从蜂疗过后,爱妻几乎可以暂时不用常规服药,可见蜂针与蜂产品真的有增强免疫力的作用,既然蜂疗对群医束手无策的类风湿关节炎有改善作用,那么我何不趁机也深入研究一下,说不定还可以自助助人(不敢说“救人”。)就这样因缘际会,一头钻进蜂疗研究与民俗疗法的试验之中;尤其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搜集、整理蜂疗相关信息,并尝试为附近居民或亲朋好友做蜂针针灸,也提供一些蜂产品供他们应用。结果许多人都表示症状有所改善,让我甚感安慰。

  据我粗浅的了解,目前世界上已有许多国家投入心力、研究各种自然疗法,“蜂疗”也是其中之一。例如中国大陆的福建省已将蜂疗列入医疗保险给付范围,欧盟、南美诸国则多采放任态度,只要对病人有益无害就不干涉。我国与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则从严认定,必须在政府的监督管理之下,以民间社团法人的形态,才可以招收会员(特定对象),并以之作为蜂疗的研究对象。当然蜂针老师都必须经过严格教育训练之后,考试合格始可担任。会员也必须做事前教育,一再提醒、强调“有病须先看对医生”,“危急重症”尤其要先送设备完善的医院或医学中心,才不会延误救治时间。当然还应重视日常的预防保健,提升自体免疫,以减少病痛。

  俗话说强国必先强种,我们都应该继承并发扬光大祖先留下来的丰富、自然医药遗产,以便更有效预防国民的危急重症或病变,例如中风、癌症等;从而增进国民健康与幸福,还能节省政府的庞大健保医疗资源。本人才疏学浅,自参加台湾蜂针研究会以来,承创会会长苏焕奇提拔与启蒙,中国医药大学叶兆云所长(博士)指导我许多专业医学知识,并带领团队参加国际蜂疗学术交流,屡次受到国际肯定,进行了良好的国民外交。潘隆森教授则是我的经络学启蒙老师,他对经络三百六十一个穴位及奇经八脉的特效及奇穴应用法尽心传授,毫无吝惜,受益最多。由于他们的无私教导,我才能将试行了二十多年的蜂针经络穴位,及蜜蜂保健(蜂肽及蜂产品)的宝贵经验,编写成书,与有兴趣者分享,谨致最深谢忱。当然也要感谢蜂针研究会先进、各蜂疗老师、会务干部的催促,还有秘书长林秋梅全力协助打字,才能使这本辅助教材得以尽快面市。但愿国人及全世界有兴趣、有志发扬蜂疗之士一起分享,共同推广,以造福人群。书中若有未尽或疏漏之处,尚请先达不吝指正,感激不尽。  

  最后谨以本书献给与我相扶持、共患难的爱妻及我所爱的家人。

  (台湾)民国一百年清明于彰化
                       


                         


  附:一个有爱心的蜂疗推广家(台湾 中华蜂针研究会创会会长 苏瑛奇)

  台湾 元气斋出版社 奇疗系列《神奇蜂针疗法》图书 推介序 

  还记得是民国七十几年时,有一天陈清一先生前来找我,说他的妻子身体虚弱、长期发烧,血红素偏低,关节经常酸痛,医生诊断为类风湿性关节炎,属于一种自体免疫疾病,没有药物能治愈,实在非常痛苦。他们听说蜂疗也许有帮助,就到我的服务处来询问,并且首次接触到蜂疗。从此即固定时间进行蜂针针刺保健,三个月后再回医院抽血检验,发现血红素上升,体温也恢复到近乎正常,十多年的困扰好像出现转机,我与他们一家人都觉得非常高兴、欣慰。

  陈先生原本就为人亲切、热情,在亲眼见到蜂疗的效用之后,即有意投入推广行列,希望让国人与世人都知道自然疗法的奥妙。当时他还在王永庆的台塑企业(台化公司)任职,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前来帮忙。为了改善他爱妻的类风湿性关节炎(RA,当时无药可治),他不但精进在经络奇穴上的临床功夫,还不断研读中西医学的相关知识,可以说是蜂疗专家。接任理事长之后更加卖力,几乎把空余时间都投注在训练、培养蜂针师,以发扬国粹、服务更多人之上。经过二十多年的不断揣摩、研究与尝试,再成功规划“配合蜂产品调理”策略,使蜂疗发挥了相辅相成效果;此外,他还发展出一套“蜂针安全指导规则”,为蜂疗的安全性提供保证,也带动了一股民俗疗法的风潮。

  虽然陈理事长也已经交棒,如今仍以荣誉理事长的身份用心推广蜂疗,相信在他的精神感召与实际推展之下,蜂针疗法必然会在传统医学中占有一席之地。如今更将半生心血无私地公开出来,出版成书,让有心研究者有了理论基础,也增加想要尝试者的信心,实在是一种功德。

   台湾 民国一百年(辛卯年荔月)于彰化

    中华 蜂针研究会创会会长 苏瑛奇




  点击数:5676  录入时间:2014/6/4 21:23:24  【关闭
 友情链接: 荆门市新春养蜂专业合作社    北京乐一生德蜂堂    福建农林大学蜂学学院
蜂疗养蜂资料库 | 养蜂技术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关于我们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19046713号-1

豫公网安备 41100202000453号

邮箱: zgflbj@163.com
本站严禁任何形式镜像复制行为,违者必究